古人是怎样使用蜂蜜的?

众多的蜜蜂勤劳地从植物的花朵中采取含水量约为80%的花蜜存入自己第二个胃中,经过一番发酵后在蜂巢中吐出,经过一段时间蒸发后就成了糖分含量约八成、水分含量约两成的黏稠液体,除了糖分和水分以外还包含大约百分之一的维生素、矿物质、蛋白质、有机酸以及花粉等。
古人是怎样使用蜂蜜的?
此外,工蜂腹部下面四对蜡腺分泌的“蜂蜡”液体,这种物质在遇到冷空气以后就会呈现出鳞片状的样子,可以用来密封蜂蜜

蜜蜂还会从植物芽孢或树干上采集树脂(树胶),混入其上颚腺、蜡腺的分泌物加工而成的一种具有芳香气味的胶状固体物“蜂胶”。

这些在古代都被笼统称之为“蜂蜜”,可以说,从物质层面来说蜂蜜就是一罐罐黏稠的糖糊而已。
 
全世界有近2万种蜜蜂,栖息在除了南极以外的所有大陆上,制造蜂蜜是它们生存的方式而已,可是当人类的祖先偶然接触到了蜂蜜,体会到了“甜”这种口味的美妙,蜜蜂和人类的关系也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。

当然,对蜂蜜着迷的不仅仅是人类,许多熊也喜欢吃蜂蜜,为此不惜遭受蜜蜂叮蜇之痛,而善于计谋和群体作战、会使用烟雾等武器的人类是个更为强大的蜂蜜掠夺者。
 
远古人类可能是极偶然地在空心树、木头或山洞中发现了蜂巢中的这种甜味物质,然后就开始想方设法要获得这种滋味强烈的甜食。

在非洲,土著村民用一种叫做寻蜜鸟的鸟来帮助他们寻找非洲蜂蜜的蜂巢,然后割取蜂蜜。
 
西班牙曾经发现15000年前的岩画上描绘了蜜蜂的形象,巴伦西亚地区的阿拉尼亚洞窟更是发现了公元前6000年描绘采集蜂蜜场景的岩画,可见这已经是当地部落最为重视的美食之一。

最早进行养蜂尝试的活动出现在公元前5000年左右,从古埃及第五王朝(公元前2600年)的乌塞尔法老所建造的太阳寺出土的浮雕上描绘了当时养蜂的情景,并有记录表明当时养蜂作为一种职业已经确立。

三千五百年前的古埃及人也用蜂蜜治病。

古埃及人除了吃蜂蜜,也通过熬煮海枣获得甜味食物。
 
盛产蜂蜜的地方也是物产丰富之地,所以《圣经》中上帝许诺给犹太人一块流着奶和蜜的土地。

古印度人把蜂蜜和牛奶列为“延年益寿”的饮料,当地贵族会喝蜂蜜调制的发酵饮料,这种调制酒在其他地方也有类似做法,如17世纪英国还有很多用蜂蜜调制的发酵酒如蜂蜜酒(metheglin)、蜂蜜水酒(hydromel)出售,蔗糖流行以后酒馆才改为加糖作为配料。
 
对于古代希腊人来说,蜂蜜是众神所食的“特别的生命液体”,神话中的大神宙斯是被蜂蜜和山羊奶喂大的,他的曾孙阿利斯泰俄斯被人们奉为养蜂之神。

公元前四世纪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是著名的蜜蜂研究者,他观察认为蜂蜜是蜂群采集花蜜后经过熟酿而成,在著作《动物志》中他推崇“蜂蜜乃从天而降之甘露,尤以繁星升空、彩虹横渡之时,彼甘露亦增”。
 
古罗马人的甜味剂主要是蜂蜜,罗马人喜欢“酸甜”口味和含香料的食物。

那时候有大型养蜂场专门生产蜂蜜,公元前一世纪的诗人维吉尔的父亲就是以种田和养蜂为生,所以维吉尔描写乡间生活的《牧歌》第四卷中有对养蜂场景的描述。

罗马面包师用小麦制作花样繁多的面包、水果挞,浸满蜂蜜的蛋糕是当时流行的美食,是点心重要的一部分。
 
当然,罗马人除了把蜂蜜当甜食,也有其他的甜味食物。

他们也把酿酒用的葡萄和作为水果的葡萄区分开,人们常吃晒干的葡萄干,也喝一种浓缩的葡萄糖浆——将捣碎的葡萄汁浓缩为三分之一、三分之二所得的葡萄糖浆也具有一定的甜味。

古罗马人还用酸化葡萄酒制作醋酸铅,既有甜味也有酸味。另外晒干的葡萄干、无花果、海枣等干水果也具有甜味,也已经有了蜜饯这种食物。对古罗马人来说,偶尔从阿拉伯和印度传入的蔗糖是珍贵的美味,甚至认为糖有药物的功能。
 
中世纪的时候欧洲富有人家的餐桌上会用到蜂蜜或者蔗糖,也会让农户在庄园中养殖蜜蜂以获得蜂蜜,当时这是他们最主要的甜味香料,当时人并不像18世纪以后的人那样嗜好甜食。

由于白糖和蜜糖售价不菲,中世纪欧洲把生果也用作调味,点缀肉类菜,其中南欧较多用柠檬、柚子、苦枳(bitter Orange)、石榴、葡萄,北欧多会用苹果、梨子、杨梅和草莓。

枣椰树果实和无花果在欧洲各地流行,但在北欧因运费缘故,售价较高。
 
从亚里士多德时代开始人类就对蜂群的社会结构感兴趣,古人常常把蜂群比做人类的社会群体,如莎士比亚曾形容蜜蜂“按照自然教授的法则,像人类王国一样行动,他们有一个国王和各种各样的官长,在那里,有的像郡守,管理内政;

有的像商人,在外冒险经商,有的像士兵,将螫针作为武器;炎热的百花丛成了他们的掠夺场,他们迈着欢快的步伐满载而归,把胜利品献到国王的殿堂。”

这似乎是把蜂王当作国王了,实际上蜂王是会产卵的雌性。
 
在18世纪,欧洲人也发明了用移动的蜂箱养殖蜜蜂的方式,养蜂人带着一个个蜂箱随着植物开花的时间迁移采蜜,这一方面可以获得足够的花蜜,另一方面也帮助了田地主人给树木瓜果传粉。

也是在18世纪,规模化种植的蔗糖产量大增,在欧美普及成了大众调味品,可是仍然有那么一部分人更喜欢蜂蜜——他们觉得这是一种“更天然”的调味品和美味,一些甜品店、餐厅还特意以蜂蜜作为标榜。



 

感谢您阅读,欢迎加微信wx110382659交流!